好一陣沒PO文

又積了不少

都六月了

還是要來寫寫四五月的文四月初時很不幸得了武肺

還好那陣子三月底學校就放春假

然後春假完後的那一週學校全改線上

為的也是怕春假節日(復活節)群聚感染

多增加一週的遠距教學是為減低學校開放後的感染問題

這樣一來四月一直要到月中學校才會開

得了武肺後我內心無比慶幸這政策

雖我不幸得了武肺但因不用到學校上班也不會傳到學校中

我很幸運地武肺並沒有真正嚴重侵略我的身體

但這患病的過程中心理的心情轉折卻是無味雜陳

同時也了解到這也是一種人性的考驗

接下來就說說我經歷的過程吧

 

四月初某天早上起來喉嚨有些不舒服

有點痛又不會太痛

這是全身唯一的症狀

那時我也沒覺得這是感染武肺

然後接下來的好幾天也沒其他症狀出現

一直到我生日那天起床發現身體特別累而且還同時失去味嗅覺

那時我才整個覺得可能得了武肺

然後我就跟水老公和兩隻說我可能得了武肺

之後勁量不要和我接觸並保持距離也不要到我的辦公去電腦的區域

然後我也預約星期一去做武肺檢測

但很不幸的兒子星期日就開始發燒

我想他是被我傳染了

我猜測是他三不五時就會跑去碰我的筆電

而筆電和手機是我每天都使用最多帶病毒的用具

他可能八成是這樣而中的

而我的話我猜我可能是四月初某天去餐廳朋友的生日宴上中的

雖大流行期間我以減少很多外出

但該出來透透氣交交際我還是會去的

不像水老公和兩隻完全幾乎跟外界絕緣般

兩隻是一週只到校兩天其他就是線上課

水老公是一週只到公司一天

除了這些她們根本不願踏出家門

我都覺得她們的想法越來越病態

武肺就是一個她們一個可以廢在家的完美藉口

而我變成是唯一還會出門晃晃的人

但因為這樣我也就得了武肺

之後水老公和兩隻小的就是說你看吧 這就是你出門的結果

水老公已經將兩隻也同化為宅男宅女的一員我已無力改變

也越來越失去跟人交際的意願

我真的對這場改變無數人習性的大流行感到厭惡

一年多了 真的無形中改變了很多事很多人

有種回不去的感覺

 

兒子在星期日開始發燒後我本來想要星期一帶他一起去檢測

但兒子堅決說不要 他不要被桶鼻子

好吧 我想我一個人去測的話應該就知道答案了

一大早去測 測了兩種

一種是快篩(隔天就可知結果) 一種病毒檢測(約兩三天才知結果)

結果快篩的結果是陰性(這結果我不太相信 怎麼會是陰性?)

禮拜三接到確診的電話

之後那週學校是遠距教學所以又馬上打電話給學校告知我和兒子得了武肺

學校會再轉報給學區

學區有專門負責大流行管控的人來詢問與疫調

之後會告知我小孩和我需要隔離到何時才可回學校上學上班

然後開始政府每天有人打來確認我們的隔離狀況

我們一家子住一起基本上有人感染全員都需要隔離

因為我是最先發病我是最早解除隔離 之後是兒子

水老公和絮雖然沒有病徵也沒有被傳染但她們卻是被隔離最久

一直要到五月初才可解除

 

說實在這場武肺跟我想得很不一樣

一開始你真的不會想到你是得了武肺 

一直到失去味嗅覺才驚覺這就是

期間很萬幸狀況也沒變嚴重

就是變得很嗜睡然後約一週味嗅覺就又自動恢復了

到是到後期因為過敏鼻塞鼻水流不停

我和兒子的症狀完全不同

兒子是發燒個兩三天後就好了 也沒有其他症狀

 

確診後 你又面臨到人性的考驗和與心靈的愧疚

你要誠實的告知你周遭的人你確診的狀況

也許你可能會為其他人造成不便

但至少讓別人心裡有數

我對自己因為出門而受到感染不感到抱歉

因我的卻不喜歡也不願意向水老公和小孩整天關在家完全隔絕不跟人接觸

但我必須承認對她們因為我而必須隔離感到抱歉

絮還因為隔離而miss掉幾次她期待的田徑活動

 

在隔離期間我真的對水老公的行為感冒無比

我以為美國人對隔離都應該很自律

但水老公完完全全打破我的想像

平常對武肺怕得要死能不出門就不出門

出去怕別人傳染給他

從武肺開始到現在他都嚴格執行

可是一到他要被要求隔離時卻不願意遵守隔離政策

一樣是該出門買菜就出門買菜

甚至之前跟教堂說要出席絮的美術館課外活動也照常參加完全不準備取消

我還特地email給教會的人希望她們勸阻水老公和女兒參加(比較我們一家都在隔離期)

結果沒人鳥我

水老公參加完美術館活動後還跟我說她們教會的人也說她們不在乎

平常怕別人傳染給自己

但自己卻完全不怕可能傳染給別人

因為自己自認為健康所以完全可以不鳥隔離政策

哇靠 我真的傻眼了

水老公和絮隔離的最後一週堅持讓兩隻去上教堂學校的課我也隨他們啦

因我該規勸的都規勸了她們不在乎教堂也不在乎那我又何必在乎

我能管的只有我自己了

說實話隔離政策真的完全就是要靠自己自律

因為在美國沒人會去監控你有沒有好好隔離

頂多就是打電話問問狀況和我之後改為線上填隔離狀況表就好

你要做甚麼或隨便回答˙亂填也沒人˙知

真的就是靠自律

但如果遇到像水老公這種你又能拿他們如何

就算我老實填我老公今天有出門也不會有什麼後續的發生

不會有什麼逞罰感覺也沒有什麼約束力

完全就是靠自律..........自律...........還是自律

 

 

2

四月初的時候疫苗是非常難預約到的

一定都要先上網預約才行

可是我到各大通路有疫苗的網站看通通都是滿的

根本就預約不到

要不然就是要跑得老遠的地方才有

那時還沒確診就想為了個疫苗要跑老遠還要跑兩趟想想就算了

後來好不容易約到一個車程20分鐘的點

但也因為之後的確診必須取消

一直到我快解除隔離期後我又找到鎮上的老人中心有可預約的名額就先預約好

解除隔離後就去打了第一記輝瑞的疫苗

打完還送一打免費的口罩

第一記打完除了打部位痠痛個幾天外基本上完全沒有任何不適

第二記我也以為沒有任何不適

但直到第三天早上我身體整個畏寒

大熱天縮在棉被裡睡了一下午

大概不舒服了半天左右就好了

本以為這樣就完了

但之後陸陸續續還是有出現幾次畏寒的狀況長達三個禮拜之久

人家說有副作用其實是好的

代表你的身體有疫苗有反應 你的身體慢慢開始產生機制了

是說我打完兩記後美國也開始開放12~16歲的青少年打

之前水老公說兩隻開放打的時候他才要打

正好開放了那就通通幫他們預約一起打了

打完第一記除了兒子覺得疲累以外水老公和絮到沒有不適

這禮拜她們要再去打第二記

這樣我們一家都打齊了

現在要打疫苗可簡單了

到處都可預約也都預約得到

完全不像四月這樣難預約

現在還推出很多獎勵辦法出來鼓勵人打疫苗

不過說實話不願意打的還是不願意打

我的同事一半是中東人一半是美國人白人

中東同事說她們不打就是不打

美國白人同事都早早就打齊了

說來諷刺美國現在疫苗多到到處求你打

品牌還隨你挑

可是還是有很多美國人不屑一顧

但這世界上卻有無數人連疫苗都沒有

有錢也買不到等不到

 

現在台灣的疫情還看不到盡頭

為了疫苗也是吵翻天

說實話蔡英文總統與CDC的確有疏失

因一開始守得好就沒事

事後可能的發生的狀況都沒預想與準備

原先一開始的超前部屬也只屬於一開始

之後大流行的中後期整個就鬆懈完全沒有所謂的"超前部屬"

要不然就不會等到傳播了就整個措手不及

 

開發國產疫苗本身沒有錯

很多國家也有自行開發疫苗

只是成不成功國際認不認證而已

根本試驗就還沒過成不成功都還未知

將希望放在國產身上就不是各個好政策

將雞蛋全放在同個籃子裡的道理大家都懂更何況它還是個未知數

尤其當下疫情已經到來

一定要有更多快速的方案來因應才行

政府應避免偏頗或圖利廠商

一切等國產疫苗成功了過了關

政府再來推愛用國貨才站得住腳

 

錯是有可是也無法抹滅她們的辛苦

我們每個人都是從錯誤中學習

大多數人在享受安逸安全時會覺得理所當然並感到驕傲

可是當困境來了就會為自己恐慌找藉口責備

這都是很多人的正常反應

可是越在當下我們還是越要對彼此多點耐心與信任

錯了就努力修正

一昧的指責並不會讓事情好轉

疫情真的很考驗人性

我希望台灣在疫情下人們能夠關懷彼此並更懂得自律

沒人願意遇到疫情如此嚴峻但遇到了就要怒力平靜的面對它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