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真的惡質到不行昨

晚發生的是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生氣很害怕

我的心裡真的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生平沒遇過這種事

我的內心在美國又受到嚴重衝擊一次

 

 

P1030623.jpg  

箭頭指的是事故發生區域
我的工作室就在客廳的後方

昨晚深夜大概兩點左右吧
我在我的工作室整理我的電腦資料
之後接到妹妹的MAIL要修改製作一些設計搞
有點趕的稿子
就趁小孩不在我又精神奕奕下來挑燈夜戰做完它
沒想到才正要開始做稿子
我工作室左邊的落地窗突然發生巨大聲響
我看到是個人在用力撞擊我的落地窗
當時客廳這邊就只有一個人(水老公早就在上層呼呼大睡)
在靜到不行的深夜突然發生這種事
我整個就是嚇到大叫
在我大叫後那個人轉身就落跑
後來水老公聽到我大叫後也下來查看
本來水老公還以為我是被蜜蜂丁到才大叫
(之前他發現屋子裡有蜜蜂 他怕得要死 想抓它但蜜蜂卻不知跑到哪去了)
沒想到我是被人嚇到

在美國不像在台灣幾乎處處都有路燈照明
在這已算是城市的地方
除了主要的道路或公寓外會有路燈
一般在住宅區是沒路燈的
一到晚上整大區一大片全部黑漆漆的
只有零星的幾戶人家在前院會有設置微弱的燈
但整個住宅區還是看起來一片黑
以前我們都住公寓所以不覺得美國的夜晚有什好怕的
但住在自己擁有的家後
對於夜晚真的大大改觀
對於我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看到原來真正的住宅區的夜晚是這樣黑
連我都不自覺怕了起來

我家的後院就是小公園
因為我們沒圍圍欄
所以我家後院的草皮是跟公園的一大片草皮連在一起的
當時發生那個撞擊事件時
因為從屋內看出去
完全烏漆一片什也看不到 很可怕
再加上我已被嚇到快腿軟 差點沒心臟病
怎麼敢去外面查看
後來是水老公下來後才敢打開窗去探頭看
黑壓壓的什也看不到
但到是有聽到遠處有人講話的聲音(聽聲音是年輕人)
我心裡面對那人的行為真的很氣
我覺得可能是八成他們存心要來嚇我的
它們可能覺得很好玩但真的是很惡質
這已造成我心裡的陰影了
害我現在杯弓蛇影
一點風吹草動就在想是不是又有人靠近我家
是不是有人在偷窺
第一次覺得後院的那一片草皮看起來一點都不美反而很可怕
讓我家非常之不安全 隨時曝露在危險中

當時有對著後願跟它們說如果再來我們就要叫警察了
雖我真的很像叫
但水老公超級怕麻煩的人覺得叫了警察人也早落跑了
而且它一直灌輸我亂叫警察沒很嚴重是要收錢的
我真的我不知道在美國的警察標準做事方式是怎樣
只是在印象中就是公是公辦 一絲不苟
不像在台灣的警察很親民
有問題就問 有事麻煩也找他們
我對台灣的警察感覺就像是個好朋友一樣
但我卻對美國的警察很有距離感
不知是不是被水老公洗腦和加上自身的感覺
就覺得美國隨便打個911 問題就會變得很嚴重  一堆人來
如果不嚴重的話 我會不會被罰錢或有不良記錄?
發生怎樣的是才到要報警的地步?
水老公只會將叫警察說得很嚴重讓我害怕而以
我真的沒叫過警察 真的不知道叫警察是這樣一回事

事後我將事件講給婆婆聽
水老公和婆婆都覺得好像這種事在美國很常發生
好像在美國隨處都有這種人和很壞的人
在美國我應該要很懂保護自己做好防護措施
以前我都不理解水老公的整個家族
365天一天24小時都緊張兮兮的
很多事都預想別人要來害你 偷你東西 對你不利存壞心眼
我真得常覺得它門有嚴重的迫害妄想症(尤其是我老公嚴重到不行)
任何事情都叫我要注意要小心
每次都說別人會對我們怎樣或對我們做甚麼壞事
每次聽道都讓我快瘋了 所以大多時後左耳進右耳出
因我真的不想每天都過著這樣神經質 幻想每個人都是壞人的感覺
我承認我真的是個粗線條又太大而化之完全沒憂患意識的人
遇到這樣神經質的家族有時真的讓我覺得很煩
但發生昨晚事件後我好像有種被打醒的感覺
也打破我自己的一些錯誤認知
慢慢理解為什麼在他門的生活中種種的緊張兮兮的行為
原來在美國這樣的環境下多少也造就他們某些行為

以前水老公只要在家都喜歡把所有窗簾整個拉上
每次都說別人會偷窺會看近來
但我偏偏只喜歡將窗簾整個拉開 喜歡整個屋內充滿光線的感覺
窗簾一拉上整個心情好像就會變黑暗一樣 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而且我都會覺得有誰要看阿? 我們也沒做什見不得人的是還怕別人看阿
對於窗戶和門水老公也超小心
每個窗戶和落地窗一定會在溝槽放上木桿(這樣別人就算開了鎖也推不開)
""""每天"""不管出門或睡覺一定要CHECK好幾次門和窗都有鎖好
常常水老公半夜心裡想到不安心還會特地再起來查看一次
對於前後院有任何不應在我們區域出現的東西他都會很大驚小怪
那算是一片垃圾 一個狗屎都他很介意
更是""極度""不喜歡有人接近我們家的任何區域
 哪怕是接近我家錢的公共步道他也很介意
他不喜歡任何人靠近我們的領域
也不喜歡我去侵犯到別人的領域
以前我都覺得這沒甚麼有需要這樣嚴重嗎?
我可能只是經過或短暫的停留罷了 我又沒做壞事或犯法
為什麼每次都要被他念 很煩耶
水老公都是在美國別人就是很介意這種事 哪怕你只是經過
別人家的地就是別人家的地 是神聖不可輕犯的
不是我覺得沒事就沒事

婆婆說我本來就""不應該""在晚上不拉上窗簾讓別人可看到我在做甚麼
我應該避免晚上在這樣開放的空間做事
最好是到房間內或飯廳這樣別人就較清犯不到我
空間內的燈火也不會這樣引人注目
落地窗更要確定上鎖
(落地窗只要不開冷氣我一定都喜歡整個打開來
好險昨天家裡有開冷氣 要不然我門戶大開 那人要闖進來根本就是清松到不行)
還有屋外最好可以加裝感應照明
這樣只要有人接近屋子 照明馬上就能自動打開

其實這些我看了水老公家族的這幾年都有看到
每次都會說做這些那些是為了怎樣
只是我從不在意
覺得就只是它們又在緊張兮兮
哪來這樣多限制要搞到自己這樣累這樣麻煩
也許是因為以前台灣居住的環境都是公寓大樓知後來美國住的也是公寓
較不需要注意到這樣多細節的東西
現在擁有自己的家之後
又生發撞擊事件
覺得這個家好像從保護殼裡被放到暴露在危險的開放空間中
四面八方都可能有突擊襲來
第一次開始覺得住在一個家這樣不安全 如此令人不安
和我現在窗簾都不敢拉開 門也不敢開
再也不覺得外面的景色有多漂亮
因那些景色全變成讓我家暴露在開放空間的兇手
那片連接的草皮變得看起來可怕
如果可以真的很希望趕快將我家與公園區隔開來
我要我家的領域私密點
不是任何人就可輕易靠近的
我們本就有打算圍圍欄
只是因為是一筆不小費用
今年要存錢買暖氣設備
可能只能等明年了
希望沒有圍欄的日子能平順點
布要再有人來侵犯我家了
我的心臟真的經不起下這樣多次
真的會對一個人的心理造成陰影
我真的不想變成另一個神經質的水老公
每天杯弓蛇影的過日子真的很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lla 的頭像
stella

水老公的水某之美國生活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