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這輩子感覺最冤的一次

冤 真的很冤

而且很莫名的就這樣被懷疑

我真的覺得很誇張

這一生真的沒像到會被懷疑是性侵犯

一種這樣沉重的指控

 

事情是這樣的

前陣子收到公文

說絮有四種疫苗沒有施打

在十天內要補打完畢

要不然他就無法繼續再上學

粉嚴重

就趕緊到兒科約診

 

當天水老公請半天假

一早我們就先到學校去請假外出

請好後直接到診所去

這個診所有點遠要開半小時

是我們三年前住公寓的鎮

以前我們搬家後就一直說要換近一點的診所

但水老公就死不換寧願開遠車就是嫌麻煩不換(難道開遠車就不麻煩?)

後來是絮和則身體都還健康幾乎沒機會看醫生

所以這事就一直不了了之

這次好不容易因為需要打疫苗才約診

 

這診所有好幾位醫生輪流看診

每次去幾乎都不是同一位

這次進診間的醫生是看過一兩次面很正經嚴肅的女醫師

年紀約六十歲左右

話不多都講重點

對他印象也不壞(至少比感覺兩光或漫不經心好)

再確定要打的疫苗後

就進行例行的一些簡單生長發展檢查與詢問

一切看起來正常

就問我們還有沒有其他疑問

後來我就將絮屁屁長小肉瘤的問題再次跟醫生說

絮約七八個月大時就有長很小很小一顆

之前有請水老公表嫂護士看過覺得沒有甚麼大礙

絮看診時也有問醫生

醫生也說沒有甚麼大礙

但這小肉瘤並沒有消失

這幾年間生長得非常緩慢

期間也有增加幾顆

說真的那東西一直在那裏我就一直不放心

雖然很多人看過後都說不是甚麼大問題

今年回台灣我為了安全起見我也帶絮去大醫院看

我自己幾乎沒有去大醫院看診的經驗

那次帶絮去看診真的也嚇到

大醫院人山人海看診經驗也很糟(等一下再說好了 怕話題一直扯遠)

那幾次的經驗也造成絮的陰影很大

但不管怎樣最後切片得到的結果是""表皮母斑""

是良性的

醫生說這是因人的體質而生的非病毒

就算切除也許以後還是有可能會在生長

但最大重點是不會對人的身體產生直接的危害

小肉瘤會再從BB時到現在有變大一點是因小孩也會長大

相對的小肉瘤也會跟著變大一點點

以後要注意的是如果情形有一直變大或變多就需要再就醫

那時就放心不少

 

後來回到美國的這段期間又發現多了一顆非常非常小的小肉瘤

所以我才又將問題提出來看看醫生有甚麼看法

再來絮常常也有內褲濕的問題

不知道是他老憋尿還是控制不了

因為老是跟他說上完廁所要擦乾

但發現就算不是上完廁所他還是很常讓內褲濕濕的

濕了也都不會說一整天內褲濕也不會反應

每次都到發現時都會有異味了

因此也擔心她是不是身體出問題或也怕跟小肉瘤有沒有間接的關係

 

醫生聽過絮有這問題後就幫絮做檢查

那時我說絮從BB時就有

但醫生跟我說他在絮的病歷上都沒有看到這問題

我又不知道醫生都在病歷上寫上甚麼

但我可以肯定對這問題我不可能沒提過

因為他一直都是我心裡的疙瘩

我還提說今年回台灣有帶絮去醫院檢查

醫生就說在哪裡

我說台灣我的國家

醫生就沒說甚麼他給我的感覺卻是不以為然

好像不在那裏做的檢查他就不信的感覺

後來醫生護士進進出出也打完疫苗後

醫生就說絮需要轉診看皮膚科的建議

後來就是醫生與水老公交談

不知水老公的態度有問題還怎樣

水老公說他工作忙沒時間還扯說我們已經不住在這區搬到其他地方了(雖這是老實話 但卻會給人是推拖之辭)

如果需要再看皮膚科的話我們自己在找時間和醫生

後來醫生出診間在回來後就很嚴肅的說

如果我們今天或明天不到醫院做檢查的話他就要報警

那時我可能還搞不清楚狀況

不知道為什麼那醫生一整個很嚴肅也不管我們的態度或要說甚麼

就直接丟出這要求出來

我以為醫生說要絮去醫院做檢查那就做阿

有必要將氣氛搞到這樣嚴肅緊張嗎?

當水老公和醫生有點小爭執說要幾點去醫院時

我就說我可以帶小孩去

雖然我對自己獨自開車還沒甚麼信心

還要很麻煩的要帶水老公去上班再回絮的學校一趟

之後在等下午去醫院 去玩還要接水老公回家

但只要能解決事情讓絮能快快檢查不管多麻煩還是會去做

因為這些都是小事

能解決問題必較重要

 

後來水老公和醫師搞得有點不愉快後出了診所

水老公才跟我說實際的狀況是甚麼

醫生懷疑我們可能對絮最不好的事

絮可能被性侵或有被強暴的可能

就因為屁屁那裏的小肉瘤而這樣懷疑?

所以水老公才這樣氣憤

我聽到一整個覺得不可思議

我從頭到尾真的不知道哪裡出了錯會讓醫師這樣懷疑我們

真的莫名其妙

也非常非常的震驚

難怪醫生會要我們馬上到醫院去

不去他就要報警

那時心裡雖然很震驚但也覺得既然事情已發生那就去阿

反正我也希望可以去做檢查

那時我的心裡真的覺得沒甚麼

我們也沒做甚麼檢查就撿查也沒甚麼不好的

沒做虧心事就沒甚麼好怕的

只是單純覺得那醫生很扯很誇張就這樣認定我們有問題

後來到了醫院看到護士和醫生的態度我才了解嚴重性

大家看我的眼神都變不一樣了

進到診間的醫生不是一位是有三位

有心理醫師有社工有兒科醫生

我這才感覺到這不是一般的檢查而已

我瞬間真的感覺變成性侵的嫌疑犯

這真的是一個很嚴肅嚴重的感覺

還好那位女醫生讓我感覺很舒服

我也覺得我沒甚麼好怕的就將我對絮的疑慮和擔心說出來

從頭又說了一遍絮的情形

我想這位兒科醫生與之前檢舉我們的那位最大的不同在於

感覺這醫生從頭到尾都好好的聽我說了解我的狀況

也許他沒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所以每個細節都他仔細聽和詢問

在這當中我們有很愉快的交談

我也將我心中的疑問一一提出

我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的醫生會認為我們讓小孩受性侵或我們性侵他

這醫院的女醫生也不知道我們之間出了甚麼狀況

他也解釋醫生覺得不對勁舉報是正常的程序

是法律規定的

我能理解美國在保護小孩方面真的做得非常嚴謹周全

也認同這樣的做法

也了解保護小孩在美國這國家不只是醫生老師的事

而是全民的運動

很多人都很重視任何人都可以舉報

但我覺得醫生在也許先入為主或再沒有仔細聽就這樣判定人的嫌疑真的讓我太震驚

真的很驚濤駭浪

那是一種很沉痛的指控

但很幸運的至少在醫院遇到一個較理性願意耐心傾聽的醫生

讓這誤會不至於被誇大也證明些事實

但之後醫生說因為舉報的醫生早已私底下打電話給社會兒童安全局

他們沒有辦法在這方面做任何改變

所以就算它們認定沒問題但也許政府還是會有可能派員到家裡訪談

 

再我們交談過後與絮做完一定程序的檢查後

醫院的醫生是認定我們沒有問題的

這就讓我整個心放下不少也舒坦不少

之後簽了該簽的文件回家後就去接水老公下班

接水老公回家中途水老公還是氣憤不已

還馬上打電話跟婆婆抱怨

我實在很不想將這種事告訴婆婆

因為已婆婆的個性只會更誇大搞得人盡皆知

果然事實就是如此

聽水老公婆婆的誇張

說甚麼絮要被弄昏搞到手術台上做手術

真不知這是甚麼跟甚麼再演那初連續劇

又不是恐怖片真的只會令人翻白眼

家裡有一個很不理性只會想吵人吵架的水老公

實在不需要在加上一個誇張渲染的婆婆

我需要更安靜的處理這事

 

事後我冷靜回想到已我們是哪裡出了問題讓醫生認為我們有問題

我真的太懷疑也太難以置信了真的想了很久

列出下列有可能的原因:

1. 醫生在病歷上找不到有小肉瘤的一資訊 所以他可能覺得我在說謊 小肉瘤可能不是在小時就有

(明明就有反應過問題 但醫生找不到病歷難道是我的錯? 我根本也不知道他們每次都在病歷上寫甚麼啊

之後我們說甚麼根本也死無對證 都過這樣久的事了 悶爆)

 

2. 水老公一直推拖檢查的態度也許讓醫生認為我們要隱藏一些東西 而對我們產生懷疑

(水老公的觀念和與人的應對真的很糟糕 我真的覺得就算沒做的事被他一說或態度都會人懷疑是正常的

也很容易造成人的反感 早知道就叫他不要去或全程不要開口可能會好一點><)

 

3. 也許醫生已有先入為主的想法不信任我們 所以也沒有多聽我們的說法而直接認定我們有問題

(這醫生就是給我這樣的感覺 不需要我們的解釋或說持不囉嗦 他認定是這樣就這樣也不廢話

直接下令要我們去檢查不用說二話 要不然就是直接報警)

 

4.因為絮的小肉瘤位置就在生殖器外部這敏感部位 所以直接也讓醫生產生很直接的懷疑

(如果今天小肉瘤是在別的地方應該就不會被直接懷疑是性侵犯了吧)

 

5. 絮本身就敏感 之前經過在台灣的看診經驗後更是懼怕看醫生

所以在診間表現出來的樣子就是很害怕人與觸摸也不太敢發言 也許就讓醫生產生他可能被受虐的可能

 

6. 那時在診間有些意見和看法我和水老公相左 也許他認為我們的說法不同調

所以就更加懷疑我們

(水老公總是喜歡隨便回答問題 明明不是這樣卻回答那樣 我當然會生氣我希望給醫生是完整而正確的訊息)

 

這是我想到可能的原因

雖然不知確切的原因但應該脫離不了這幾個吧

冤 真的很冤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只能鎮靜的解決他

 

PS事後水老公對那位兒科醫生真的很感冒很不能夠諒解到網上查他的評價

結果發現那位醫生的評價滿差的

以前水老公從來不在意醫生的好壞(所以醫生他都覺得一樣 都不好 都不是好東西><)

就算我說不好要換他也都聽不進去

現在知道醫生好壞的""嚴重性"'了吧

 

 

 

 

之後水老公回到家還是在碎碎念

還說是我不懂美國

不懂被舉報的嚴重性

說我搞不清楚狀況

後來看到醫院給我的報告資料

水老公就說甚麼不只有人會來家裡訪談

警察還會到學校去找絮訪談

還說報告資料上說我們還要做甚麼DNA測試

等等之類

這些讓我本來覺得沒甚麼事以安心的心整個被嚇到

經過醫院的訪談與檢查後不是將事情簡單化了嗎?

為甚麼會可能出現這些

本來覺得沒甚麼的心情瞬間很低落擔心

那種很冤的氣一直上來

雖然很認同美國保護兒童的機制

但當她全面被啟動時真的很嚇人

對我們這種全然不知不了解完全沒想到會被舉發的人

真的是很沉重與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到底它們會做到怎麼樣子

雖然我們沒做錯甚麼但還是會心慌會搞成這樣

那時想想真的眼淚就是會忍不住流下來

真的沒做甚麼心也站得住腳

但那種滋味還是不好受

要來訪談我覺得很OK

但我擔心的事如果真有警察或社工直接到學校去個別審問

那會不會對絮造成心理的影響

甚至搞得絮全校師生都知道

我真的不希望絮因此在學校感到不舒服或忍受別人的異樣眼光

這真的是我最不希望發生的

我不希望一個醫生的輕忽錯誤卻要我們承擔這樣嚴重的後遺症

那樣真的就太冤了

只是單純關心孩子的身體狀況最後卻要承受這樣沉重的莫須有罪名

如果連小孩都產生不良的影響真的就太冤了

太冤了

 

後來想想真的越來越不平衡

心裡真的不好受

但我還是要冷靜下來

等我冷靜下來後才能更能想好要這樣處理或面對這事

我就先跟水老公說

這事情發生就發生了

他不要在給我碎碎念他的嘴給我閉上

我需要的是他對我的支持

相信我可以處理好這事

相信我做的決定與說的話

就這樣簡單

他不要再給我說些有的沒有的來嚇我

我不懂不了解美國又怎樣

我就需要怕嗎?

只要怕就辦不好事

我要的就是不怕而且理直氣壯

 

隔天我就打電話去詢問之前面談的醫院醫生

搞清楚一些事

因為我不想聽水老公神經質又有被害妄想症的人來告訴我事情

那只會讓我更擔心更害怕

我需要一些更清楚的解答

那醫生就告訴我他所知道的

他說我們不需要做甚麼DNA測試

他們可以做但他覺得我們的狀況不需要搞到這樣

再來也無法確定是否有人會來訪談

他只說很有可能

因為那是政府單位他無從得知它們的決定

但如果真有人來訪談他們有任何疑問可以打專線給他

他會回答當天的訪談與檢察結果

至於學校他也無法確定它們會不會到學校訪談

但如果它們會的話可以跟它們提

小孩很敏感需要被妥善保護

小孩必須要在學校有些防護措施

這件事處理的方式是個別的並不會也不應該弄得全校知道

這是他讓我知道與了解的可能做法

但至少聽了會較安心一點點

 

隔天弟妹打電話剛好我有問他這方面的問題

他就說他的姐姐曾經也有被舉報過

就因為一些芝麻小事

因為媽媽跟女兒有爭執

也許有些小小拉扯

後來女兒在學校跟老師說一些狀況

結果老師就直接通報兒童安全局

這時兒童防護措施就啟動

直接派員到家裡做訪談

所以很多狀況真的不是我們所能預料的

也許孩子本身也沒有這樣的意願

可只要老師醫生有任何懷疑就可以舉報

但其實在美國任何人都可以舉報

尤其是對兒童來說更是被任何人所重視

是全名運動

一點也不誇張

所以小孩與家長的言行真的都要很警慎

要不然馬上就可能出問題

像我們這樣

 

 

今天水老公紅著眼眶回家跟我說社工今天打給他要做訪談

訪談就訪談但他紅著眼眶讓我覺得發生很糟的狀況

但只說要過來而已有必要紅眼眶緊張成這樣嗎?

感覺好像我們真的做了虧心事一樣

我真的很怕水老公把事情搞砸弄混

不過訪談員留的住址是以前別鎮的住址

因為管轄權的問題我們的案件需要被轉到我們現在居住的轄區負責

所以可能要在個幾天吧

我只希望水老公當天能少說話

再來我也最怕絮會亂回答問題

因為絮一直以來都有亂回答問題或答非所問的問題

不管跟我們對談或跟別人對談他這方面情形就很嚴重

連我自己都常常搞不懂他回答的事情是真的還是錯的

現在遇到這種那樣敏感的情形

一回答錯誤我們可能瞬間就黑點回不來了

父母講再多話都沒用一切都是以小孩的回答為主

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

希望我能冷靜面對與應答

我也希望這件事趕緊落幕

否則真的需要背一輩子汙名寢食難安

這樣的罪名太沉重

我們一家子承受不起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