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知為何突然想到宴客
在這件事上多少就對媽媽有點歉意

以前很早就離家讀書工作 什麼事都是自己來
所以也獨立慣了
所有事都是自己決定 自己去做 去面對
因為媽媽的信任
我自己也更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也不讓媽媽擔心
我想媽媽是了解我的
因為知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所以從不干涉
總是記得" 只要我自己喜歡 對自己付責就好"
這對我一輩子影響很深
即使媽媽在家面對了一堆的責難
但她從不會對我們說 我知道她都是往肚裡吞
這就是媽媽
即使我們不希望她這樣做 但還是會這樣做 這就是媽媽

從以前我就不喜歡大人們的一些所謂的交際應酬
因為每次就是在談論誰誰誰的孩子很乖  誰又考上哪個學校
也愛抱怨我們小孩花了父母多少錢
覺得這些聽在還是小孩的耳裡真的太沉重 
為什麼我們要不自覺背負這些
連帶我就想到我以後長大有結婚也不想要宴客
想到還要面對那些我根本就不熟的人我就累

後來當我真的打算跟老公結婚時
我是直接打通電話跟我媽通知一聲而已
我知道媽媽多少也是會有點擔心 但她還是替我高興(擔心我嫁不出去吧)
後來我們就自己到法院公證結婚了
對於宴客這件事是一點都沒想
一來我本來就不想要
二對美國人來說結婚宴客費用是女方負責 不像在台灣是男方
再加上他家人也不可能來到台灣 所以也沒宴客必要
我想就簡單跟家人朋友吃吃飯就好 這樣就夠了
我覺得這種就較有意義吧

當我們結完婚 回家辦一些證件時
那時媽媽說難得一起回來 要帶我們一起去拜訪一些媽媽那邊的親戚
我沒多想就說好
小鎮上不大 一出門幾乎都是認識的人或親戚
那時我們拜訪完要回阿姨家時途中遇到一位我不太熟的親戚
她就問我媽說"這你女兒ㄚ 長這樣大了喔"
後來我媽就向她介紹我和我老公
沒想到她一聽到馬上就對我媽大聲說:
" 你怎麼這樣 女兒結婚了也不請客 你這樣不行啦"
我媽就只能笑笑的說: 哀ㄚ 請什麼客 不請也沒關係ㄚ 他們自己決定就好
說十在當時心裡一整個覺得對媽媽感到抱歉
沒想到在家鄉她居然連這也要面對
本來很想說些什麼 但想想還是算了
因為就算說了到頭來還是要讓媽媽去面對接下來的局面
這樣媽媽也許更難做人吧
真的覺得自己多少真的很任性吧 無形中讓媽媽去承擔這些外界的壓力
說十在說到底好像宴客有絕大多部份是為這些親戚所不得不辦似的
沒想到沒辦宴客無形中也是一種罪過
這罪過實在太沉重
 
我試著想如果以後我女兒結婚了也一樣沒辦宴客我會做何感想
我的答案是 有沒有宴客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女兒的另一半能不能給她幸福才是重要的
當我想到這我也就能多少知道媽媽當時的心情了
另一個問題是如女兒將來想結婚的對象是同性怎麼辦
我的答案是 同不同性一點都不重要 只要彼此能幸福就好
(我老公一定是反對到底 沒得商量)
不管是哪種問題我想當媽媽的只會期望自己的女兒真正能幸福就好
很多事情也是我自己在當媽媽後自問自己
也開始懂很多媽媽當時的感受 為什麼媽媽可以這樣為我們做這些
就算面對親戚間的壓力那也不算什麼
只要我們自己想好 也知道這就是我們想要的就好
當了媽媽後真的也開始了解媽媽的感受

我希望媽媽現在可以多為自己而活一點 
這也是一個女兒對媽媽的期許
不管我們在多少的逆境我們總得自己學著成長
不要再為我們擔心 不要再為我們獨立承受壓力
做她自己想做的 說她自己想說的 多為媽媽自己多活一點
我知道對於一輩子只懂為子女付出的她
必定無法做到這樣 因她已習慣這一切
但還是好想 也好期望將來她可以慢慢做到這些

 

 

    全站熱搜

    st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